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港股 > 内容详情

太古狂魔最新章节_ 第五十二章撕了那狗嘴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福建新闻网 -[收藏本文]

    第五十二章撕了那狗嘴

    “是秦宇,是秦家第三子秦宇!”

    “怎么可能,不是说那秦宇是废物吗?怎么可能如此强大?”

    远处的百姓们有人认出了秦宇,一个个难以置信的道。

    而靠在城墙上的崔烁脸上的狞笑急剧僵硬,原本就煞白的脸色更是毫无血色,身体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而他双目难以置信的看着秦宇,似乎是见了鬼一般。

    妹妹?此人……此人是那秦宇?

    而童云飞微微皱眉,旁边的紫熏儿诧异的看了眼秦宇,眼中满是欣赏之色,秦宇的话无疑是在一针见血,瞬间将局势扭转,至于事情如何,紫熏儿一看就明了,撇了眼满脸苍白,浑身发抖的崔烁,嘴角掀起了一份冷笑。

    王平脸色阴晴不定,若无法反驳秦宇的话,这一次他天火宗真是彻彻底底的将天龙古宗得罪了,阴森的看了眼秦宇后,王平低声道:“以强凛弱?那人并非是我天火宗弟子,与我天火宗何事?”

    “你是在解释给谁听?事情如何,恐怕没人比他更清楚。”秦宇冷笑,指向了那负责验证请帖的中年男子。

    易战天脸色铁青的看向那中年男子,低声道:“将事情经过告诉我。”

    那中年男子也倒吸了口气,没想到事态竟会发展成这样,他不敢有隐瞒,将事情经过完完整整,一字不漏的讲述出来。

    而王平内心虽有无尽怒火和杀意,可在这时他无法反驳,此事,确实是崔烁挑起的,原本他只是默许,却没想到秦宇会突然冒了出来,他西安市中际脑病脑科医院评价如何?好吗?咋样?高吗?阴森的看了眼崔烁后,看向易战天道:“此事固然是我天火宗弟子挑起,可打伤她的人并非我天火宗之人,而且,你朋友打伤我天火宗弟子,打伤了天龙古宗之人,此事该如何解释?”

    不得不说,王平心思细腻,城府极深,不但将责任推的干干净净,还扯出了天龙古宗之人,想反咬秦宇一口。

    易战天目光微眯,听完中年男子的所说之后,他心里便了解清楚了,也知道王平的话是在强词夺理,可王平毕竟代表的是天火宗,就算真要追责,他也不能拿王平怎样,说白了,虽然易战天以及背后的天龙古宗对天火宗有意见,也不能摆在明面上!

    若熊踏天是普通人,那易战天也不会多想,可现在,他从童云飞那里得出熊踏天身份不凡,这让他左右为难。

    “大哥,你刚……你刚说她……她是你妹妹?”

    就在这时,听了半天的熊踏天他突然开口问道。

    秦宇将脸部面具撕下,露出了真容,目光怜惜的看向满脸呆滞望着自己的秦雪,当看到秦雪俏脸上那触目惊心的巴掌印,秦宇内心急剧一缩,微微点头。

    “大哥……原来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啊……她……她如果是你妹妹,那岂不是我熊踏天的姐姐?而……我熊踏天也有姐姐了?哈哈哈!我熊踏天有姐姐了!”熊踏天满脸激动狂笑道,可笑了半天,突然戛然而止,他双目猛的爆射出愤怒之色,突然歇斯底里的咆哮:“也就是说……之前他们都在欺负我熊踏天的姐姐?”

    话语未落,熊踏天猛的临空一跃,一脚直接踩向了只剩下半条命的秦风。

    “砰”

    昏迷的秦风头颅如西瓜般爆裂,血肉混杂着白色黏稠之物四溅开来。原本秦宇念及父亲秦战,留了秦风半条命,却没想到直接被熊踏天踩死。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众人震惊,谁都没注意熊踏天竟喊一个少女为姐姐?

    将秦风击杀之后,熊踏天的怒火并没有消除,大步走向崔烁。

    看着如同杀神般狰狞走来的熊踏天,崔烁顾不得胸口的剧痛,直接爬向一边,高声道:“大师兄,救我!”

    “住手!”

    “住手!”

    “熊踏天住手!”

    三道厉喝声同时响起,分别是王平、易战天以及秦宇。

    就算崔烁有错,但毕竟是天火宗弟子,他不可能会坐视熊踏天将崔烁斩杀,而易战天亦是如此,他作为东道主也不会让天火宗之人死在皇宫门口。

    而秦宇之所以开口,倒不是想留崔烁一命,而是六日后便是和崔烁一战,那时他必死无疑,可若现在斩杀崔烁,得罪的不仅仅是天火宗,还有天龙古宗,这是格外不明智的。

    见熊踏天置若罔闻的走向崔烁,三人都动了,而王平和易战天则挡住了熊踏天。

    “给我滚开!”熊踏天怒声吼道,而这时,秦宇来到了气身后,抓住了熊踏天的肩膀,低声道:“熊踏天,停下。”

    “大哥……他之前欺负我熊踏天的姐姐,我熊踏天好不容易有个姐姐,谁敢欺负她,就是要了我熊踏天的命!”熊踏天那满是横肉的脸孔充满了无尽的怒火和戾气。

    从小到大,熊踏天和阿爹、老头子相依为命,从没有感受过母爱,也很少接触过女人,唯一接触过的一次让熊踏天记忆深刻。

    约莫十余年前,有过云南军海癫痫病医院怎么样一人带着一个女孩和男孩去狂熊一族呆过一段时间,那时熊踏天因为调皮的缘故,捉弄两人,但那女孩不管什么时候都会为那小男儿挺身而出,待熟络之后,三人也会一起玩耍,但有一次熊踏天无意伤到了小男孩,小女孩竟爆发了强大的力量将他痛打了一顿,也就从那时起,那两个孩子再也没和熊踏天玩过。

    而熊踏天每次都孤独的看着小女孩逗小男孩玩耍,有什么吃的都会留给小男孩,让熊踏天很是羡慕,后来,熊踏天从阿爹那里了解到,小女孩是姐姐,小男孩是弟弟,也就是从那时,熊踏天幻想着自己也有个姐姐,能逗自己玩,能在被阿爹痛打时为自己挺身而出。

    今日,听到秦宇有个妹妹,想了半天,熊踏天才发现自己竟然还有个姐姐,兴奋无比,却又想到秦雪之前被人欺负,这让熊踏天怒火冲天。

    他就是这样一根筋,想法简单而粗暴。

    看着熊踏天这般模样,秦宇心里拂过一抹暖流,虽然知道此时的熊踏天灵智没有开化,所以思维跟成年人不一样,但他的怒火却是发自内心,令秦宇无比感动,沉吟少许,秦宇低声道:“再给他多活六日,六日后,我必杀他!”

    见熊踏天依旧想去杀了崔烁,秦宇沉声道:“你忘记昨日答应我什么吗?”

    熊踏天心里挣扎许久,闷声道:“好,我就让他多活六日!”,似乎是内心的怒火无处可发,他猛的一拳砸向地面。

    “轰隆隆!”

    大地轰鸣,以玄石铺垫的地面轰然爆裂,碎石四溅,龟裂纹从其拳头之下扩散至四面八方。

    这一拳令所有人都倒吸了口气,就连王平都心惊不已,这一拳若是砸在自己身上,都无法扛下。

    而一旁的易战天脸色铁青的盯着熊踏天,眼中闪烁着怒火。
<北京治癫痫的医院有哪些br>     发泄之后,熊踏天转身走到了秦雪面前,看着秦雪呆滞的模样,熊踏天粗声道:“姐姐……我叫熊踏天,你以后叫我小天……”

    秦雪呆如木鸡的看着如同一座小山般的熊踏天,听着他那粗犷的声音,浑身毛孔倒竖,若不是看到和听到熊踏天之前力战崔烁,又听到他和哥哥秦宇的对话,秦雪只怕会被吓跑。

    而其他人皆是瞠目结舌,看着魁梧的不像话的熊踏天,又看了看娇弱的秦雪,各个满脑空白。

    姐姐?小天?

    这什么跟什么?

    而惊恐万分的崔烁浑身哆嗦,差点没吓晕过去。

    紫熏儿凝视着熊踏天,又看了看秦雪,回想所见的熊踏天,又联想到他的姓氏,紫熏儿瞳孔逐渐凝缩,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又是要人滚,又是砸地,这是要将皇宫掘地三尺么?作蛹者已经一死一伤,那这杀人者是否也要给大家,给天火宗一个交代?易兄,你后面还有一干青年翘楚看着呢,这样下去,天龙古宗的名声都会败在你手里。”童云飞煽风点火的道。

    易战天脸色抽搐,之前已经进入宴会的青年天才也因为巨响而走了出来,今日之事,若不将秦宇和熊踏天拿下,恐怕会遭人诟病,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这件事,其实说白了可大可小,而童云飞有意煽风点火拿他当枪使,他不是不知道,余光看了眼王平那阴冷的神色,易战天目光微眯,心里开始权衡起来。

    就在易战天皱眉犹豫时,秦宇突然冷声道:“熊踏天,撕了他那张狗嘴!”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