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股 > 内容详情

女总裁的贴身高手最新章节_ 正文 正文_第3104章 谁下的套子更多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福建新闻网 -[收藏本文]

    这一回,段飞失算了,他太低估了李乏士,原本以为维茵制药是对他动手的最好地方,可是李乏士却偏偏出人意料的没有选择那里。

    跟在他身边的玉婉盈问道:“还需要做结界屏障吗?”

    段飞摇摇头,“没必要了,他既然敢在这里开战,要么是不介意公众知道,要么就是他们早就做好了所有隔离措施,我更相信是第一种。”

    不过十分钟后,杨仕奇突然脸色一片苍白,急匆匆走到段飞面前道:“段哥,不好了,雇佣第四团的人有之前两百人出现在了这附近,我的人部被拦住了。”

    上官云等人也已经通过耳机听到了杨仕奇说的消息,也已经听到了外部的枪声,都露出了惊容,向周围看去。

    他们与杨仕奇应龙戍卫处的各个三人小组之间,距离只有两百多米,也正是这两百多米范围内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了一大批五人为一小组的雇佣兵。

    雇佣兵身上穿的制服他们也都认识,就是雇佣第四团的人,这一次看来杨宏真的是狗急跳墙了。段飞心里想着。

    他缓缓走了出来,看向宅子里面,不多时宅子里面也有人从侧门走了出来,是李乏士的十几个得力干将,不过他们并没有向着段飞杀来。而是杀向了杨仕奇,杀向了上官云等人。

    柯浩然自然张弓搭箭,弦如满月,随着弓弦松开又一根天地元气化成的箭羽将一名刚从宅子里出来的人射杀。

    这个时候他已经离蔡肃彦倒下的地方很近,所以他直接发起了冲刺,如一道闪电般迅速来到了蔡肃彦面前。

    蔡肃彦身中两枪,只能虚弱的朝他笑笑,然后就昏迷了过去,柯浩然将他背了起来,可是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见到周围一共十四五个人背着一把刀静静的看着他。

    这些人并不是刚才已经杀向杨仕奇等人的人,而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突然间出现的,他们也是雇佣第四团的人

    杨宏从他的正前方缓缓走了出来,看向柯浩然:“这才一个多月不见,没想到你的落九天弓竟然变得那么厉害了,连李乏士的亲信都能一箭杀一个,看来当初我伤的不冤。”

    柯浩然缓缓放下背后的蔡肃彦,盯着杨宏道:“河南癫痫病正规医院那你今天会死。”他的神情很平静,根本就没有看周围围着他的的十五个人一眼。

    段飞取出手枪,没有对杨宏开枪,而是朝空中放了一声空枪,响声在嘈杂的环境里依然很清晰,可是周围却没有丝毫动静。

    柯浩然有些惊诧,杨宏笑道,“是不是在等你那十几个经过特训的警方狙击手?他们来不了了。”

    柯浩然皱了皱眉,周围十五名拿着刀的武士同时拔出刀,这时候他才看到了这些人刀上的血迹。

    “同志们走好,我现在替你们报仇。”

    “杀!”

    ……

    段飞和玉婉盈走进了马适香的房子里,但是马适香却刚好从侧门里走了出来,与安吉尔对上了。

    李乏士看到他们两个人走进来,没有丝毫杀意,反而给他们一人到了一杯水,对他们道:“坐吧。”

    段飞坐下,但是玉婉盈依然站着,站在段飞旁边,手里拿着紫色水晶法杖,身上披着魔法神袍,帽子将她那张冷傲如霜的脸遮住了大半,只露出一个很唯美的侧面。

    “我想知道杨宏究竟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让整个市区的人都陷入了某种幻觉里,完感知不到周围发生的事情。”段飞问道。

    他刚开始的时候以为李乏士已经不惜一切代价,只为了能够更快的将自己击毙,将光琉璃夺走。

    尤其是玉婉盈现在也在身边,如今他已经知道,玉婉盈手里的紫色水晶法杖,就是所谓的汉谟拉比法杖,一件能够与持有者境界相合的至宝。

    “你记不记得那个时候在胡洋镇的事情,整个镇区的居民都被他完控制,成了他的探子。”李乏士问道。

    段飞点点头,“记得,但是我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想问问你。”

    “别忘了,他除了是雇佣第四团团长,还是药阁的重要成员,他的医术或者说毒术,不比庄岩弱,况且他还掌握了天龙卷宗的血熔花毒术。胡洋镇和今天的K市,就是他血熔花毒术的成果。”

    段飞点点头,这才明白过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外面已经打的天翻地覆,他摁了一下耳机,对杨仕奇道:“把应龙戍卫处剩下的东莞市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所有人都给我调过来。”

    李乏士并不知道应龙戍卫处的存在,只知道南宫傲天和南宫良辰有一张底牌自己始终没有看到,原本他以为那张底牌是段飞,现在他看清楚了,是应龙戍卫处。

    “很感谢,看来今天我可以让南宫傲天和南宫良辰再断一臂。”李乏士道。

    “那得看你的人能不能干的过他们。”

    “我还有杨宏的雇佣第四团,药阁虽然把自己的执事组退出去了,可是如果我需要,随时都可以命令他们回来,行长的话他们不敢不听,行长也不敢不听上面的话。”

    他所说的行长,就是银行行长钱坤。

    段飞没说话,冷冷的看着他,之前一系列事情让他不得不放弃苦心经营了多年的风浪公司,将公司盘让出去给了付思明和钱俊杰,其中最重要的推动人恐怕就是钱坤。

    “把汉谟拉比法杖和光琉璃给我,我只废你们修为,留你们一条活路你觉得怎么样?”李乏士端起水,轻轻啜了一口。

    段飞本来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后面的玉婉盈眸子里杀意陡然上升,紫色水晶法杖立刻爆发出了璀璨的光华。

    “神谕,灭生。”

    她的口中呢喃着,空中突然有一道若有若无的黑线向着李乏士的脖子飞去,速度极其迅捷。

    段飞神色骤变,立刻就祭出了光琉璃,又一道绚烂的光辉播撒在整个房子里,同样在向着李乏士杀去。

    黑色的线和光琉璃的绚烂神辉都很澄净透彻不带丝毫杀机,但是李乏士却感到身体一片冰冷,仿佛是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

    他的脸上露出了疯狂的神色,嘴角微微翘起,带着残忍的微笑,猛然将手里的茶杯扔了出去迎向那道黑线。

    噗!

    黑线瞬间略过杯子,将之斩得七零八落,变成了好几块切口整齐的随便,掉落到地上,化成透明的粉尘,随后两者都部消失。

    光琉璃上散发出来的清辉看上去柔和如水,李乏士知道不可能那么平静,但是他却根本没有丝毫畏惧,反而带着一丝渴望和期待。

    佳木斯市癫痫病知名专家段飞神色骤变,突然间明白了他要干什么,急忙将光琉璃召回,但是已经晚了,李乏士身形一闪,速度比他快了不知道多少倍,出现在了清辉之中。

    霎那间,他的身上出现了一道道恐怖的血口,有的甚至深入骨骼,看得到那被一丝丝血肉粘附着的骨头。

    他的手里同时飞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不知道究竟是被他施加了什么修行秘法,锋利的小刀快的简直超乎想象。

    玉婉盈也神色一变,手里的紫色水晶法杖再次爆发出一片紫光,“结界!屏障!禁锢!永恒!”

    她一口气施展了四道威力惊人的魔法,一片柔和的紫色神芒刹那将段飞和她笼罩住,然后在他们前面,天地元气凝结,化成了一面墙。

    虚空中,另外一股元气化成两只大手,一只仿佛将小刀周围的空间抓住了,另外一只将时间抓住了。

    然而一切都是无效的,小刀无物不破,锋利无比,段飞挡在前面,自己躲闪的同时同时将玉婉盈推到一边。

    嗡!

    一片水波般的空气涟漪扫过,原本根本拦不住的小刀化成了粉末,掉落到地上,段飞神色惊异,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可是他的脸色立刻就变得惊惶起来。

    光琉璃失控了!

    李乏士被光琉璃完笼罩,发出了凄厉的叫声,他本来已经从光琉璃的清辉里逃脱出来,但是清辉却瞬间再次将他笼罩了起来,将他的血液丝丝抽离。

    “快走!”段飞对玉婉盈道,自己则努力想要重新获得光琉璃的控制权。可是玉婉盈却摇摇头。

    “段叔,你想要天龙卷宗和汉谟拉比大法典吗?”

    “要个屁!我只想我们能好好活着,如果不是它们,你姑姑又怎么会死?”

    “那如果有办法将它们暂时毁灭你舍不舍得?”玉婉盈又问道,脑海里老师提出的一个理论越来越清晰的被她想明白了。

    段飞有些不敢确定的看了她一眼,看到她点点头之后才意识到自己听到了什么。“你不会死吧?”

    玉婉盈噗嗤一笑,又摇了摇头,“我们都不会死,只有那个主动献祭光琉璃的人会死。”她看了一眼已经因癫痫病治疗新药哪一种效果好为失血过多昏迷的李乏士。

    “好,那赶快动手,拖的越久,对我们越不利。”

    玉婉盈脱下了身上的魔法神袍,将之以魔法化成了一块小小的晶石,瞬间融入了紫色水晶法杖之中。

    片刻之后,紫色水晶法杖迅速转变成了血红色,然后是深蓝色,黑紫色,它在不同的颜色之间迅速转换,最终化成了一片清明的白水晶。

    但是这个时候的它,却不像是一根法杖,而是一把锋利的剑,玉婉盈脸色苍白,猛然将水晶法杖刺向了失控的光琉璃。

    轰!

    一声爆炸从房子里向外传播,整栋房子连带着周围另外三栋相邻的房子部变成废墟。

    除了一道柔和的光芒将段飞和玉婉盈扫出来之外,其他的一切都化为乌有。

    柯浩然浑身是血,躺倒在蔡肃彦旁边,在他的周围,十五具尸体七零八落,雇佣第四团团长杨宏直接用落九天弓穿透。他也感觉自己的大限来了……

    应龙戍卫处一百二十多人,至少有八十人战死。

    M市警方和省里的军队最后出来收拾了场面,将雇佣第四团幸存的五十余人部抓捕,以恐怖袭击定罪。

    段飞,玉婉盈,柯浩然被上官云等距离中心比较远的人救了回来。直到一个多月后才终于出院。

    “现在光琉璃和汉谟拉比法杖都没了,李乏士也挂了,龙组应该安宁了,只是不知道钱坤等人又会有什么动作。”当他们部都恢复后,再次在K市段飞的小楼里相聚,段飞道。

    他的生活虽然不如以前拥有风浪的时候那般闲逸,但是现在他凭借着维茵制药,以及陈敏和李守道作为主要研究人员的江南医学研究院,已经重新获得了不菲的资产,社会地位也在迅速恢复。

    只是除了他们最亲密的几个朋友,谁也不知道他与医谷有来往。

    “等我们的力量足够了,我们就去把风浪收回来!”他举起酒杯,对在座的上官云,尤灵,慕北北,杨仕奇,李守道,柯浩然,玉婉盈,还有云诗彤道,众人举杯一饮而尽。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