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护肤 > 内容详情

重生富家子最新章节_ 第0090章 路遇陈梅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福建新闻网 -[收藏本文]

    领域文学网

    搞定了狗子,就可以反守为攻了。

    从城区特刑出来的卢静心情也就的美妙起来,借助老公家的力量做事,结果更完美。

    眼看这都中午了,回家冷锅冷灶的,也没个吃的。

    “奎哥,我们随便找个馆子吃点吧。”

    叶奎应诺,就放慢车速,目光在路的右边寻找起饭店来。

    在这个过程中,卢静接到了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

    “哪位?”

    是个男人的声音,很陌生那种。

    “你呢?”

    “我是你狗哥。”

    “哦,木瓜。”

    这算是接上了头,在都市中充当线人,是一件随时可能丢命的事,所以狗子心里十分忐忑。

    “要见面吗?”

    狗子一听对方是女声,真想看看对方是什么模样,见不到人,他感觉十分被动。

    但他真没有被动变主动的资格。

    “不需要,现在你告诉我,鬼强让你跟踪着那辆LC的意图。”

    “昨天发生在威利斯的事,你也清楚的吧?他要找到那个废了他六个手下的人在哪,想摆平这个人。”

    “唯一的目标?”

    “目前是。”

    “他让你办这件事?”

    “是的。”

    卢静心中稍微一松,鬼强是想除掉刘坚的保镖,下一步再找他算帐吧?

    “那你准备怎么应付鬼强?”

    狗子想了一下,“将计就计怎么样?正好我们策划对付他。”

    “你有办法对付他?”

    “那要看是私是公?”

    狗子问的很精明,老公家出手,那就要人赃并获,私人性质的,会更好办一些。

    “象鬼强这种货色,道上的仇家不知有多少,他明天真的废了,报了案警方都不会上心,祸害,死一个少一个,最多定性是江湖仇杀,什么时候遇上什么时候结案。”

    “不错,神憎鬼厌的货色,警方是不会为他的死或残投入多大力量,那就是癫痫病人发作时会有什么表现?说,可以私下解决?”

    “当然,看你的策划能力了,你想顶替他,你就得找到不叫别人怀疑你的办法,包括鬼强在内,残了废了还得说你好……”

    很动听的女人声音,但说的这些实在是让狗子心里抽抽。

    这让他联想到那个女警,可能也是这个木瓜的人,对方在老公家队伍里有势力,那就能办好多事。

    这样的力量是足以让狗子产生敬畏的。

    “我知道鬼强有个死对头,可以把鬼强某夜的行踪夜宿之处泄露给他,玩个借刀杀人,但我不方便做这件事。”

    “那个人是谁?”

    “唐田三杆旗之一的老疤,去年老疤被刑拘后,鬼强就绑走了他的马子,轮掉之后更把那女人放在长兴的场子里卖,今年老疤出来,他马子早给转到了西川去,人都联系不到,他也不知是谁搞的这事,怀疑是鬼强,但找不到证据,没证据他大佬就不撑他,他想和鬼强开战就得不到唐田的支持。”

    “你有证据?”

    卢静问。

    狗子道:“我也没有,但我知道鬼强有个恶趣味,他轮女人时喜欢让小弟们把整个过程拍下来,经常拿出来回味……”

    卢静心骂了一声变态。

    “你能不能搞到这带子?”

    “我还不是鬼强的绝对心腹,我不知道他马子住在哪,应该在那里藏着的。”

    “他马子是谁?”

    “我要知道,就肯定能找到她的住处了。”

    卢静不由翻白眼,“你玩我呢?”

    “不是,我真的不知道,所有跟鬼强的小弟中,只有豹子知道那个女人住在哪。”

    “就是昨天被废掉的那个豹子?”

    “是。”

    “他都给废了,轮你上位,你就没机会知道鬼强马子是谁?”

    狗子苦笑道:“鬼强太精,我估计他要考验我一个时期,等到那时,我们早摆平了他,哪还有那个时间?”

    “告诉老疤是鬼强做的不就行了?”

    “老疤也这么认为,但是他拿不出证据,他大佬就不会和长兴去交涉,没他大佬的支撑,老疤的力量是摆不平鬼强的,只会把他自己也搭进去。”

    “那老疤的那个马子,你也找不到?”

    “换.鸡是长兴五虎老三鬼东的事,鬼强也插不上手,各管一摊儿,手伸长了,要坏兄弟情谊的。”

    各地‘鸡’的交流是常有的事,客人们儿子患上了癫痫病,要怎么为我儿子治疗癫痫呢?喜欢新面孔,老就那一拔当然吸引不了人,这个涉嫌组织卖Y了,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鬼强是长兴护场子的头儿,其它事和他没相干,他也不敢越界,另四只虎在长兴的资历或地位都比他强。

    长兴娱乐产业不是有多大,但也绝对不小,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五虎在白俊的领导下,各管着一摊事,财务独立,控制在白二少手里,其它就是‘杀’‘赌’‘黄’‘粉’‘护’;

    五虎老大鬼王,主杀,争地盘、清障碍、训马仔,都是他的事。

    五虎老二鬼牙,主赌,长兴会所的地下赌场、黑拳台、斗狗场都是他管的。

    五虎老三鬼东,主黄,寻鸡.源,买卖各种鸡,验.鸡.训.鸡.还有管理等等方面的事务都是他的。

    五虎老四鬼明,主粉,土面子,丸子等等的进货、出货、渠道维护都由他管,五虎中最神秘的一个人,听说没几个人见过他,除了长兴白氏父子。

    五虎老五鬼强,主护,就是保护长兴名下的所有场子不受外势力的侵入,只守不攻,攻是鬼王的事,和他没关系,鬼强等于是长兴娱乐的保安队队长。

    这么一看,鬼强在长兴五虎中也是最不重要的一个,说难听点,就是一看场子的小头目。

    可偏偏这个鬼强是名声在外,五虎中就属他最红,放在明面上吸引老公家眼球的?

    狗子大致把长兴的情况这一说,卢静也算有了个初步的认识。

    “鬼强的事,尽快一点做,你留点心,看能不能找到他马子的住处。”

    “我知道,我恨不能今天就扳倒他,我坐那个位置,问题是这么快弄倒了他,怕轮不到我上位,我上不了位,就拿不到更多消息。”

    这家伙还挺会算计的,你们叫我当线人,我拿不到消息,你们就别怪我,想让我作用更大,就扶我上位呀。

    “你能拖住他交代你的事,就可以给你时间,”

    卢静反过来这么说,让狗子自己去琢磨。

    “好,我想想怎么弄,回头再联系你。”

    ……

    中午,刘坚回了一趟家,把手机给了老妈陆秀华,并教她怎么用。

    走的时候,把一个叫李真的人留下了,这是十二辆LC100司机兼保镖之一,以后他的任务就是保护陆秀华和刘唯,这是以防万一的做法。

    下午从家里出来,刘坚去了坤武店爷爷家。

    孟阳和葛平东两个家伙成了刘老爷子临时训练的目标,但这里条件太简陋,也没得可训,就是教他们一些基本功。

    即便如此,这段日子下来,俩家伙也学了不少。

    刘坚四肢抽动,脸色青紫,我女儿这是患上什么疾病了?来看爷爷,顺便瞅瞅这俩小子,要说这俩小子培养出来,绝对可以是刘坚的心腹,尤其是孟阳,那就是刘坚的铁子兄弟。

    和爷爷除了大半个小时,老爷子说,这俩小子,开学以后就不要来了。

    感情老爷子想清静,不想教他们俩。

    刘坚心说,他们俩还有学开吗?考的一塌糊涂了,都没学校要,缀学是基本定型了。

    不过刘坚琢磨着送他们去四舅那里,虽不算正式兵源,也能当‘兵’的训练他们,年底再吸纳进去就可以了嘛,省得他们俩无所世事街上瞎混。

    当刘坚把自己的想法和他们说时,他们都双双同意,别家孩子想当个兵,那得走后门呀,刘坚能让他们走兵,还是本地兵,能不乐吗?

    “你们回家去把这事和你们父母说说,改天我去你们家拜访一下,和你们父母说一说情况,也是叫他们放心。”

    “成,老大,我这就回去讲,你何时送我们去部队?”

    “你们和家人说好,随时就能去,部队就在矿务局边上,近的很。”

    “真是太好了。”葛平东也兴奋的要死。

    刘坚道:“别太高兴,我四舅那里训练极苦,你们做好吃苦的准备了吗?”

    “老大,请放心,我死也要撑下来的。”

    葛平东也跟着孟阳叫刘坚为老大了。

    “是啊,老大,别的我们也做不好,这个一定要坚持的,再苦再累也不怕。”

    “那行,回去和你们家人说吧。”

    打发了这俩小子,刘坚也算放下了心里的一个事。

    刚拐上坤武街琢磨着是不是给卢静打个电话来接自己,就看到骑着女士自行车的陈梅了。

    “喂,坚子。”

    陈梅也看见了刘坚,老远就叫上了。

    手操着裤兜的刘坚朝陈梅笑着点了点头,就站在路边等她过来。

    在学校里,陈梅和苏绚是最好的,而她也是孟阳暗恋的女神,所以在刘坚眼里,陈梅就与一般同学不一样了,为了苏绚和孟阳也要给陈梅另眼相看是不是?

    “哟,我们梅美女是去哪了?”

    “我上街溜了一弯儿,苏绚自从家出了事,我就没见过她两次,她爸的事,邻导们也都知道了,坚子,你知不知道绚绚现在住哪?我想安慰安慰她。”

    “她还好,以前住的地方不会回去了,不过你能找她去玩也不错。”

    “你知道她在哪呀?快带我去,来上车,我带着你。”

    “今天就算了,她松原最好的癫痫医院和她老妈小姨去看房子,明天吧,我让她去太元店接你。”

    “好啊,想死绚绚了,真可怜,这就没爹了,唉,以后这日子咋过呀?”

    陈梅想的还挺远的呢。

    “不是有我吗?”

    “你?早餐的面包还得我们绚绚给你买,指望你,她还不饿死?”

    “我这么不堪呀?”

    陈梅笑了笑,“开玩笑啦,说正格的,你和绚绚咋样了?有没有进步啊?”

    “我谁也不怕,就是怵她,梅子,你说咋弄呢?”

    刘坚开始逗她。

    哪知陈梅一付思索的样子,然后道:“你答应我,对绚绚好一辈子,我就帮你忙。”

    “真的?”

    “真的,你先答应我。”

    “好啊,我保证一辈对苏绚好,好的不能再好那种。”

    “信你吧,等我见了绚绚帮你美言。”

    刘坚翻了个白眼,“美言,这就是你所谓的帮忙?”

    “还要怎么样呀?”

    “我以为你摁住她,让我上去亲呢。”

    “我呸,你脑子坏掉了,想的太美了吧?要亲,也是从脚趾头开始的。”

    陈梅说着说笑了起来,她笑起来也很美,难怪孟阳把她当女神。

    刘坚就叹了口气,“唉,可怜我的好兄弟孟阳,以后有的脚趾头唆了,为什么偏偏喜欢上陈梅这种女孩?”

    “哼,他呀,我脚趾头也不给他吃,那么小气,都开不起玩笑。”

    感情他们那点事还没解决呢。

    “孟阳过几天要去部队了,你见不到了他了。”

    乍闻此言的陈梅楞了下神儿,没说话。

    “送他走那天,咱们几个聚一聚。”

    刘坚看出陈梅心里不是对孟阳全没感觉的,如果孟阳强势一些,拿下陈梅也没太大问题。

    “嗯,”

    陈梅轻轻应着,心情在瞬间变的有些低落。

    PS:推荐票还有没有呀?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