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 内容详情

总裁爸比从天降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465章 谁在说我儿子?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时间:2019-05-14来源:福建新闻网 -[收藏本文]

    第465章 谁在说我儿子?

    徐芳如气得够呛,指着江语莲的脸,口不择言道:“你说按人头分,意思是说,按孙子和儿子的人头分喽?

    那听你的意思是,还要分给墨文宇一份吗?”

    墨文宇刚打扶梯上走下来,赫然就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轻呲一声说道:“啊呀我说大伯母!你的眼袋都快耷拉到嘴角了,怎么还这么贪财啊?

    我大叔伯在牢里住了这么多年了,您要那么多财产干嘛啊?是想攒家底儿改嫁么?”

    墨文宇单手抄在一条宽松版喇叭裤里,吊儿郎当的从扶梯口走来,目光所到,讽意十足。

    徐芳如哪里容得下一个小辈说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她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墨文宇清瘦的脸骂道:“你这个小杂种,咱们墨家人说话也容得你插嘴!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娘胎在哪里,还有脸说我?”

    墨文宇眯起眼睛,冷冷看着剑拔弩张的大伯母,这些话他从小听到大,现在被公然骂出来,反倒有种撕了脸皮更痛快的感觉。

    以前有家里的长辈在,他们都只能私下里这么骂,骂得怪累的……

    还没等墨文宇开口,只听得门外传来一声:“谁在说我儿子!”

    墨文宇嘴角立刻轻然浮上,很好,他不正经的老子来了!

    刚才,他就什么原因会得癫痫病?是在阳台上看到墨承奕的车了,所以他才来客厅的。

    按时间来讲,他爸爸应该在他骂徐芳如的时候走进来,但他却没有。

    显然,他是在门外站了有一会儿了,到现在才进来,是因为自己现在被骂了。

    应该是徐芳如刚才的话太难听,所以他就忍不住进来了。

    穆柠溪刚好也从墨奶奶的房间里走出来了,隔着二楼的水晶围栏,她看到了从门口走进来的墨承奕。

    梳着光洁的侧背头,身穿一身象牙白的西装,胸前还扎着一条板板整整的领带。

    浓眉大眼,唇薄,鼻挺……年轻时一定也是大帅哥。

    陆铭音跟在他身后,不仅恢复了之前精神,眉眼里还多了几分自信。

    见到墨承奕进来了,徐芳如也只得讪讪坐下。

    虽然墨启敖百般优秀,但是墨家的人都知道,墨承奕特别宠爱自己的私生子。

    现在徐芳如公然骂墨文宇是野种,简直是找怼。

    墨承奕先朝墨文宇脸上看了一眼,满意的点了点头。

    不错……墨文宇虽然瘦了点,但是他更结实,也更帅了!

    旋即,墨承奕将无所谓的目光落到了徐芳如脸上,悻悻道:“大嫂,就算大哥不在,你也不能不注意个人卫生啊。”

   &nbs北京哪家医院能治羊羔疯p;“我不注意个人卫生?”徐芳如朝自己身上闻了闻,并没有感觉自己有体臭啊。

    “你肯定没刷牙吧,嘴里一股子恶臭!”

    墨承奕讪讪走到墨启敖身边,徐芳如后知后觉的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

    墨承奕坐下之后,背靠着沙发,抬起腿搁在旁边的椅凳上,大咧咧的说:“我好像告诉过你们吧?别让我听见你们在背后嚼舌根。

    我是有个私生子,那又怎么样?至少我能保证,我的儿子是我的,你们能保证么?”

    这……

    墨家几个兄弟不自觉的朝自己媳妇看了一眼,心道:回去应该和孩子做一次DNA检测了。

    墨承奕朝江语莲看了一眼,撩着那双大眼皮儿,缓声道:“方才我听说,分家产,按人头分是吧?可以啊!

    我同意,只不过呢,墨家的孩子必须一视同仁,都得有继承权才行。”

    “三弟,你的意思是说,墨琳琳也得有一份是吧?”墨北澈被气笑了,他算是服了,按人头分,他已经不占优势了。

    “当然,儿子有,女儿就得有,谁让你们没女儿!”墨承奕摊摊手。

    不亏是老混子,说起话来,能把他二哥噎死。

    不过,陆铭音倒是一改往日的霸道强势,坐在墨承奕身边的时候,目光一错不错的看着墨承奕,完全不觉得自己老公痞赖。

   娄底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 穆柠溪似乎看懂了……陆铭音是真的很喜欢墨承奕。

    不见时,恨的咬牙切齿,见到了,就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不是爱,又会是什么呢?

    墨启敖懒得理会那些,伸手对站在楼梯口的穆柠溪招呼道:“柠溪,过来坐。”

    “好。”穆柠溪点了点头,立刻朝他走了过去。

    墨承奕也对墨文宇招了招手,指着陆铭音旁边空出的位置说:“老二,过来坐。”

    墨文宇的确是墨承奕的二儿子。

    可是在墨家,墨北澈才是名副其实的二爷啊,当着二哥的面儿叫儿子老二。

    墨北澈怎么有种被他叫成了儿子的感觉呢?

    墨文宇斜眼朝陆铭音身上看了一眼,默默走过去,坐了。

    陆铭音也没理他,就跟看不见他那个人一样,眼里就只有她的大猪蹄老公。

    墨北澈轻声笑道:“我还头一次听说,孙女儿也有资格分到财产的。墨琳琳早晚要嫁人的,怎么继承咱妈的财产?”

    墨北澈知道爸妈的财产价值连城,所以能挤掉一个继承者,就意味着多获得一份。

    房门忽然打开,墨琳琳牵着白擎灏的手从门外走了进来,眉眼之间带着年轻人独有的朝气蓬勃。

    而站在她身后的男人……冷面少将白擎灏。

  癫痫药物曲莱、妥泰有稳定癫痫发作的作用吗;  虽然说这些人都身处商界,但是对于白擎灏的名声还是了解的。

    军界翘楚,声望极高。

    他的身价可不是有形价值能衡量的,因为他是现代英雄。

    墨北澈在看到身杆笔直的白擎灏时,身子不由得也坐直了几分。

    墨琳琳拉着白擎灏。落落大方的一一介绍道:“这是我大伯,这是二伯二伯母,大哥二哥……”

    一转圈的人介绍着,白擎灏一一问好,礼貌而不失风度。

    最后,墨琳琳将白擎灏带到了陆铭音和墨承奕面前,介绍说:“爸,妈。这是白擎灏,已经给奶奶看过了。”

    “伯父,伯母。”白擎灏站在长辈面前,一米九的个子,令人不得不仰望。

    墨承奕很高兴,拉着白擎灏的手拍了拍说:“好啊,真好,你们这么般配,趁早结婚吧。”

    他早就听说母亲为墨琳琳主张了婚事,女儿结婚这么早,虽然他有点舍不得,但白擎灏一表人才,令他非常满意。

    墨琳琳性子野,早点结婚,也免得他这个当爸爸的再操心。

    虽然,他从来不操心儿女的事情,但是陆铭音老跟他唠叨,他也很受不了。

    他的人生就一个原则:及时行乐。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热点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