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秀场 > 内容详情

老兵亲历大鱼山之战险被淹死 每月500元艰难度日

时间:2019-05-04来源:福建新闻网 -[收藏本文]

  韩永康拿着曾经报道过他参加过大鱼山之战的报纸,向记者重新讲述那场惨烈到让他不愿再想起的战争 记者 王浩然

  89岁的韩永康如今和老伴在慈溪的一间瓦房内艰难度日 晚报 王浩然

  记者 程绩

  记者昨天来到慈溪龙山镇山下村,找到了参加过大鱼山之战的韩永康,今年89岁的韩永康很可能是唯一在世的战斗亲历者。

  韩永康老人已经记不起邬银生的名字,只记得当时海防中队有很多南汇兵。他与李金根是出生入死的好朋友,昨天知道老友过世的消息,韩永康老泪纵横。记者试图邀请他患上癫痫病的患者是不是需要及早到医院治疗呢?今天一起回大鱼山岛,没想到老人摆手断然拒绝,“不想回去了,太惨了。 ”

  【回忆战争】

  躲在洞里,涨潮时差点淹死

  “战友全死了,惨啊,惨啊”,一说到68年前的那场战争,已经有些木讷的韩永康就会忍不住激动起来,泪水一次又一次从眼眶流下来。

  韩永康向记者回忆了自己幸存下来的经过,“我们想和鬼子同归于尽,但排长陆贤章说海防中队不能全军覆没,要留几个人回古窑浦(基地)向大队长报告。于是我们一共6个人跟着排长藏在一个地下的洞里,才没有被日本鬼子发现。只听到外面机枪和飞机的声音,大约躲了两个多小时,下午涨潮了,海水最高的时候没过我们的脖子,我们拼命把头抬高,每个人都像鸭子一样,才没被淹死。 ”

  几乎每说一句话,韩永康都会夹杂一句慈溪当地的切口,然后停顿几秒钟,数次激动得浑身颤抖。

陕西癫痫病治好大概要多少钱>  “我们后来从洞里爬出来,看到的全是战友的遗体,你想想,几个小时的时间,你最熟悉的人超过一半都没了,那种感觉我忘不了。”韩永康掩埋了牺牲战友的遗体后,连夜做哨船回到海防大队所在的古窑浦。当他们把战争的情况告诉大队长张大鹏之后,张大鹏什么话都没有说,沉默许久趴到桌子上失声痛哭。

  【哀悼战友】

  李阿哥不该走在我前头

  韩永康并不知道李金根今年2月辞世的消息,当记者告诉他时,老人沉默了10多秒钟,一字一顿地说,“阿哥不应该走在我前面。 ”

  韩永康和李金根关系非常好,1944年开战时,21岁的韩永康还是一个新兵蛋子,比他年长3岁的李金根处处都会照顾这个高大的宁波娃。

  战争结束后,韩永康只知道李金根跳海被救了,但再也没有见面。直到2005年,家里人在报纸上看到李金根将登上大鱼山岛的消息告诉他,中医可以治疗癫痫吗韩永康才通过镇政府找到李金根,老哥俩在宁波见了一次面。虽然都已经老得认不出对方,但一声“阿哥”,就能划破时间的距离,两个老人激动地将双手紧握在一起。

  韩永康向记者展示了一本珍贵的手稿,这是1982年时,为了出版《新四军浙东纵队抗日战争时期海上斗争大事记》,由当时海防大队参谋长周明所写的战争回忆录,这份手稿当时寄给韩永康是让他帮助校正和补充的,邮寄地址是上海市汉口路422号,上海市汽车配件供应公司党委办公室。

  翻看这本回忆录,对于战争过程的回忆,与李金根、韩永康的陈述相差不多,在战士名单里,记者看到了邬银生的名字。

  【生活现状】

  和老伴每月500元艰难度日

  山下村绝大多数村民都盖起了漂亮的楼房,只有韩永康家里住的还是瓦房,家里连电视机都没有,唯一的电器是一台用了十多年的收音机。

儿童癫痫常用药

  抗战胜利后,韩永康随部队从相公殿北撤,半路上他所乘的帆船桅杆被台风吹折,被迫停在南汇老港,未料遭到国民党伏击,很多同志牺牲了,他和另外5人被捕,一年后释放。解放后,韩永康曾被安排到镇海粮管局工作,1951年他放弃工作回到龙山老家务农,把这段不凡的经历深深埋藏在心里,默默无闻地生活在伏龙山下。

  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海防大队大队长张大鹏终于获悉韩永康在慈溪老家,当时张大鹏已是北海舰队副司令,他接韩永康到青岛,一起回过一次大鱼山岛。韩永康记得当时烈士墓碑刚刚建好,自己还没上岛看见那三个战斗过的山岙,就不能自已地痛哭起来。

  那场战争对韩永康的刺激太深了,以至于张大鹏后来给龙山镇政府写信,证明韩永康是海防大队队员的身份,政府找到韩永康要恢复他的待遇时,他竟然选择了拒绝。

  现在,韩永康每个月的收入只有五百多元,而这几乎就是他和老伴全部的生活费。


热点聚焦